在多个城市执法者普遍存在选择性执法现象
2020-11-09 14:2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记者在北京多个小区周边发现,一些居民专门在驾驶室前窗贴上标语:“尊敬的协管员同志,请高抬贵手。”一些交通协管员也表示,有时心里也很别扭,不能让百姓为市政规划的不合理而买单。“有的小区规划的停车位真是不够,总不能天天‘贴条’让市民交罚款啊!”

与停车乱象的背后,既有百姓的诸多无助,也有相关执法者的无奈。

“收费全凭一张嘴”--同一停车场,相同的停车时间,不同的费用。天津市民李小姐告诉记者,自己在塘沽区塘沽金街停车1小时,一位停车收费员收了她10元钱,而旁边的车只要价5元,因为“好车就要多收费”。“节假日还坐地涨价。收多少全凭收费员一张嘴,不要发票有时候还能打折、讲价。”

新华社记者调查发现,虽然不少城市对道路停车管理设立了规章制度,但“停车乱”久治不愈,既有车辆暴增的原因,也在于其背后涉及的管理部门繁多、利益分配复杂不透明等因素所致。对停车这件小事,有关部门应下大力气整治。

在停车管理员等一线收费者不规范、交通协管随意贴条等行为的背后,暴露出的监管漏洞尤其值得警惕。

如此简单执法,难免让一些车主不满。其实在沈阳等一些城市,交警有时视情节程度,先在车上张贴“温馨提示单”提醒司机,如果长时间违章停车,则会进一步加大处罚力度。但在有些城市,执法者往往直接一罚了之。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停车位能产生数额巨大的公共资源收益。但一些停车位经营权被一些企业长期把持,而这些企业如何通过招标,收了多少钱,钱用在哪里,公众无从知晓。

“有的区域停车根本不影响交通,罚单照贴无误,有的羊肠小路一排车违停,交通执法者却视而不见。如此执法难以服众。”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夏学銮说。

中国人民大学行政管理学教授毛寿龙表示,一方面要大力推进信息化、电子化等技术手段的进步,从城市精细化管理中,加强停车管理对缓堵的推动,另一方面政府对于停车管理要切实做到经营透明、信息公开,提高停车管理的效率,最终让百姓获得利益。(记者丁静、彭卓)

中国工程院院士钱七虎等专家认为,要从根本上治理城市交通困扰,需从停车难等“堵点”入手,充分挖掘社会潜力共同破解难题。

北京市西城区宣联停车管理员李小亮(化名)告诉记者,在西单、王府井等商业区或大医院门口,每个月摊派到每个停车员的“份子钱”可能会达到三四千元。

“你停在北门口,每月给我200元,我给你看着,保证有位置,绝对不贴条。”小区保安张小连(化名)指的是小区门口前后15米左右的道路。记者看到,张小连的“自留地”上已经停了七八辆车,而不远处的右转道上也停满了车辆。

“每月摊派‘份子钱’”——“每个月要给物业公司交3500元,不够要从1800元的基本工资里倒扣。”牛街西里二区一位保安坦言,他们不仅负责小区安保,还被摊派了“份子钱”。

车位难求的背后,暴露出部分公共停车资源未被有效监管的现实。记者调查发现,停车场从审批到监管,涉及交通、工商、物价、城管、交警等多个部门,各部门间缺乏协调执法机制。而一些停车管理员则又与交通协管员等关系密切,不乏存在“相互默契”的现象。

贴条罚款,被一些网友戏称是一个“无本万利”的生意。但仅靠罚款能否管住乱停车值得商榷。有专家指出,停车是刚性需求,光靠贴条罚款,无法根治违章停车现象。

例如,辽宁沈阳铁西区多家饭店门口没有规划停车位,然而,饭店工作人员却说“可以停,不会被贴条罚款”,还表示“执法者来了会负责沟通”。在北京,双安商场、电影院附近的非停车位也能停车,旁边的停车管理员言之凿凿地说:“花20块钱就能停,保证不会被贴条。”这些管理员用三轮车等工具占着地方,有人愿意交钱,就腾空让其停车。

“我的地盘我做主”——北京市牛街西里二区是一个老小区,停车位稀缺。区内3000多户只有不到500个车位,一些有临时车证的住户有时候排队一个小时都等不到车位。

停车难背后,是现有停车位的严重匮乏。据估算,北京停车位缺口约为300万个;沈阳停车位缺口约为60万个。

不久前,北京市民王女士在百万庄大街路边停车买水果,不到5分钟就被贴了条,其实这条街两边根本没有停车位。她无奈地说:“协管员连个提示都没有,贴条就立马离开,这不是打游击么?”

到2014年底,我国机动车保有量达2.64亿辆。随着汽车社会的到来,加剧了停车难的问题,也滋生了诸多乱收费问题。

据记者调查,在多个城市执法者普遍存在选择性执法现象,“贴一段,留一段”,以至“法外特赦区”在城市中随处可见。一些市民质疑:“同样是违停路段,为什么有的车可以被区别对待?”

无处停车成为常态,也导致了一些大城市的黑停车场“泛滥”、乱收费的现象屡见不鲜。2014年前10个月,仅北京市相关部门就接到群众超过1万件对黑停车场的举报。

黑停车场横行无忌、停车管理乱收费……随着我国各大城市车辆保有量的攀升,每个车主都可能遭遇停车难、乱收费,虽是身边一件小事,却着实给心里“添堵”。

“如果有一个部门真正负起责任,公共停车资源也许就能够相对管起来。而现实的情况是,‘九龙治水’分散了执法力量,也分散了管理责任,谁都不愿意管。”一位研究交通规划管理的教授告诉记者。

所谓“贴条”罚款,就是在交通协管员发现违章停车后,在车上张贴一张“违法停车处置通知单”并拍照为证,事后司机要缴纳相应罚款。各城市对乱停车行为罚款数额也各不相同。目前,北京对乱停车每次处罚200元;沈阳每次处罚大多为100元;深圳则视情况处罚200元至2000元不等。

专家建议,对明显阻碍交通的行为,要严管严罚。但也要根据实情科学执法,执法者和车主们不应该是“躲猫猫式”游戏。“驱走”懒政,创新执法应是第一步。

各地已有不少有益探索。比如,北京有单位将院内车位腾出,作为附近居民夜间专用停车位;重庆鼓励社会投资建设公共停车场缓解停车难;南昌市推出“微停车”app帮助市民找车位……

记者在北京、沈阳、天津等多地调研发现,一个小小停车位背后有诸多“商机”,这块日益增长的“蛋糕”觊觎者众多,敛财门道五花八门: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hkuncheng.cn蒙特卡罗474网址、cc国际、澳门十大正规网站、cc国际网投会员登录、蒙特卡罗474网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