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形成相当大面积的地下漏斗区
2020-06-18 03:3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河流断流、湖泊干涸使得北京这个曾经河湖遍地的地方,成为严重缺水的城市,人均水资源拥有量仅为100立方米左右。

问题在河北更为严重,号称华北之肾的白洋淀水域面积大幅减少,甚至屡次干淀。由于缺水,超采地下水引发的地下漏斗区面积巨大,整个华北地区成为世界最大的地下漏斗区。

过去京津冀一体化推进缓慢,三方各自为政,导致诸多问题无法解决。在水资源问题上,三方利益博弈不少,河北省资深水利专家魏智敏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围绕密云、官厅水库水量指标问题,河北将9亿方水资源让给北京,而滦河分水,天津又拿走河北5亿方水量指标。

产业转移一直是研究京津冀的专家所津津乐道的话题,而这些年来,河北“灯下黑”、“大树底下不长草”等现象,使得杨连云这样的研究者颇为失望。北京、天津的产业扩散速度远不及人们所想象的那样,而两地政府过去对产业转移也不积极。

中科院地理所水资源中心副主任贾绍凤、河北社科院原副院长杨连云等多位专家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京津冀一体化发展是改善区域水资源环境、提高水资源承载力的有利契机。但如果一体化仍无法推进,该地区的水资源矛盾问题会更加尖锐。

此前,三地为了水资源而产生很多矛盾,同样缺水的河北为保障首都多次向北京应急调水。

在舆论热议行政副中心落点、央企搬迁、首都经济功能扩散的背后,京津冀发展不得不面对“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局面,缺水、水污染以及超采地下水导致的地下漏斗问题,已经成为这一地区发展中的隐患。

今年9月汛期过后,南水北调中线即将通水,届时从湖北丹江口调的汉江水将送到北京,缓解北京多年来水资源紧缺的局面。而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相继开通,将使得京津冀地区突出的缺水问题得以缓解。

“今年一季度河北gdp增速只有4%,降了5个百分点,经济压力相当大,北京应该考虑把先进的制造业转移到河北来,解河北之难。”杨连云认为,河北为了治理环境,调整产业结构,今年砍掉了一些钢铁、玻璃、水泥等产业,但经济下行压力和失业问题成为负担,迫切需要京津支持。

同时,为了满足用水缺口,北京的怀柔、平谷、昌平等应急水源地已经持续使用了6年,地下水资源严重超采,甚至形成相当大面积的地下漏斗区。

(来源:《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4月24日作者:李伯牙)

当然,水污染问题更为严重,原来与密云水库同为北京重要水源地的官厅水库,就因为水污染严重而停止运转至今。

随着京津冀地区的发展,人口、产业、城市的扩张意味着需要更多的水资源,更好的水环境。这一地区一旦发生问题,引发的后果将比兰州水污染事件更为严重。

4月5日,南水北调中线京石段工程第四次通水结束,这次北京从河北省调水4.82亿立方米。从2008年以来,北京已经累计从河北调水16.1亿方。

不过,最近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个新动向就是北京的企业开始向河北搬迁,这也是首都经济功能向外转移的关键一步。但其中又产生新的问题与担忧,人们担心的是高污染、高耗能企业搬迁到河北,造成新的问题。

北京市水务局原副总工程师朱晨东认为,如果能通过城镇化等手段取消北京的农业功能,每年会省下12亿方左右的水,再整合廊坊、保定等首都周边地区资源,这个首都圈大概可承载近4000亿人。

“京津冀一体化正好是三家共同改善区域水资源环境和供水安全的契机,因为现在京津冀都感觉到环境容量特别是水资源、大气环境不堪重负,这是个共同的任务,单靠一家是完不成的。”河北省社科院原副院长杨连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三方可以围绕南水北调、海水淡化,再加上水源地的保护和水的循环利用,共同建设一个水资源的安全保障体系。

“在河北淘汰落后生产力和过剩产能的过程中,京津也有责任把高端的装备制造业、it产业、服务业转移到河北来。要不然河北减不下去,即便减下去,经济萎缩,劳动力岗位不足,那更麻烦。”杨连云说。

据悉,为改善京津冀地区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河北省逐步淘汰落后产能,但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劳动力就业压力加大,河北省有关部门在想法设法与外地协调联系,输出劳动力。

“通过一体化区域范围内资源得到优化配置,可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和资源承载力,增加资源供给,减轻资源压力,有利于生态环境的改善。”贾绍凤表示,一体化背景下,产业布局上可以把火电厂、冶炼厂这些高耗水的产业转移到沿海地区,因为通过海水替代淡水,会给内陆节省一部分水资源。

“一体化条件下所有的资源配置可以自由流动,打破行政分割,在更广阔区域上的资源配置能提高配置效率,也会提高水资源利用率和水资源的承载力。”中科院水资源中心副主任贾绍凤认为,真正的区域一体化不会以邻为壑,不会把污水排到下游,而应该齐心协力治理。

“高污染、高耗能企业不改造而原设备搬迁肯定是不行的,河北是不接受的,原来首钢搬迁其实是新建,是用世界一流的设备,节能、高技术和高科技的设备重新建了一个首钢。”杨连云认为,河北本身就面临淘汰两高一低产能的问题,不能再给增加一些过剩产能。

北京师范大学水科院院长、水利部水文司原副司长许新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作为中国的三大经济圈之一,京津冀这样的地区应该重点承担国家的城镇化任务,而该区域要承载更多的人口与产业,就需要在水资源方面进行投入,南水北调等工程为这一地区的发展提供了战略保障。

不过,京津冀协同发展或许将成为治理水环境、提升水资源承载力的一个机遇。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ahkuncheng.cn广东省广州市咸咕食品有限责任公司 - www.ahkuncheng.cn版权所有